原标题:闽侯法院首次采用电子送达

福建法治报-海峡法治在线1月07日讯  日前,闽侯县法院在审理一起合同纠纷案中,首次采用电子送达的方式,向一无固定住所的被告送达诉讼材料。

闽侯法院在审理原告倪某某诉被告郑某某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申请追加王某某为被告,但除了被告王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外,原告无法再提供其他信息。案件承办法官根据王某某身份证登记地址进行直接送达、邮寄送达,均未果,后通过与通讯运营商的合作,获取了当事人名下的电话号码,终于与王某某取得联系。

法官向王某某介绍了案件情况、联系目的,并询问当事人的现行居住地址,但王某某表示目前无固定住所,且不便约定时间进行直接送达。在取得王某某同意后,法官将所需送达材料通过彩信形式进行送达。

近年来,为破解送达难题,闽侯法院不断创新,与信息技术公司合作,探索使用电子科技手段,努力实现诉讼服务系统化、信息化、社会化,缩短办案周期,提高审执效率,让信息化改革成果红利惠及当事人。

(记者 郭佳文 通讯员 尤淑芳)

韩国最高法院就韩国劳工诉讼日本企业案做出终审裁决。

据日本共同社10月30日报道,韩国最高法院当天对4名韩国人因殖民统治时期被迫从事强制劳动起诉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原新日本制铁)一案做出终审判决,判决该公司应对原告做出赔偿。

这是在韩国发起的战后补偿诉讼中,首次明确责成日本企业做出赔偿。据日媒报道,目前在14起同类诉讼中共有70家以上日企成为被告,而败诉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韩联社30日也报道称,韩国大法院全员合议体(13人合议庭)30日做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判处新日铁住金向2014年去世的吕某等4名受害劳工每人赔偿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万元)。这起历时近14年的诉讼案终于以原告胜诉结束。

共同社报道称,日韩两国在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明确写道,日韩两国和国民间的财产和索赔权问题“确认完全且最终得到解决”。之后,部分韩国人曾在日本提起诉讼,但2003年确定败诉,之后于2005年在韩国提起诉讼。

虽然本案原告在一审和二审败诉,但韩国最高法院2012年裁定“反人道的不法行为和与殖民统治直接相关的不法行为造成的索赔权并不包括在因协定而消失的对象之列”,发回重审。首尔高等法院2013年勒令日企新日铁住金按诉求赔偿共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5万元),被告不服并提出上诉。

据韩媒报道,韩国最高法院在终审判决中指出,日本法院之前否认赔偿责任的判决违反韩国宪法,在韩国没有法律效力,韩日签署《请求权协定》并不意味着受害劳工的索赔权消灭。而且从诚信原则出发,作为加害方的新日铁住金主张索赔时效已过的做法是无法容许的。

在日本殖民朝鲜半岛时期,曾强征朝鲜半岛劳工的日本企业在韩国被称为“战犯企业”。新日铁住金、三菱重工、东芝等近300家日本企业都名列其中。?

韩日两国媒体均指出,此事可能会给两国外交与经济交流造成较大影响,使双边关系恶化。韩国媒体还指出,日本政府可能做出诉诸国际法院等强硬回应。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30日已就此发表谈话表达不满。


“这将从根本上推翻日韩友好关系的法律基础,感到极其遗憾。绝对无法接受。”河野太郎表示,日方会根据韩国的应对,“将考虑包括国际审判在内的所有选项,采取坚决措施”。

今年9月,韩国劳工诉讼日企和慰安妇等问题已经对日韩关系构成重大影响。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原本希望在10月8日《日韩共同宣言》发表20周年之际推动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日,使日韩关系进入稳定轨道。但因文在寅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上述问题上分歧明显,导致文在寅访日推迟至今仍未成行。

9月25日,文在寅与安倍晋三在纽约会谈时表示,对相关问题应尊重韩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日方则毫不妥协,认为韩国公民个人的请求权问题已根据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得到完全且最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