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陪娃写作业”背后的教育焦虑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陪娃写作业”这五个字,可以说自带热搜体质,每有“风吹草动”,都能成为热点话题。最近,一条朋友圈火了,某家长给“未来亲家”写了封情真意切的信,罗列各种“甩卖”条件,唯一要求就是“现在就接走,把作业都辅导一下”!很快,越来越多爸妈加入了“甩卖”的行列,促销力度之大,让人啧啧称叹。

这是闹哪样?明眼人一看便知,不过自嘲、解压而已。近年来,陪娃写作业俨然成了盛产段子的沃土。义愤难平的爸妈们无以解忧、无处发泄,只好把满身才华用于吐槽、调侃、写段子上。“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辅导孩子写作业”“强烈呼吁把陪娃写作业列入高危职业”……一句句吐槽戳中了痛处,激起了共鸣,再加上“孩子写作业太磨叽,33岁妈妈急性脑梗住院”这样的真实案例,陪娃写作业是道“送命题”,基本算是共识了。

仔细想想,以前可不这样啊?记得当年上中小学时,父母普遍“心大”,对作业不怎么上心,更谈不上辅导,一般家庭矛盾只有在家长会、给成绩单签字的时候才会偶尔爆发一下。现如今,陪娃写作业怎么就成了一道“送命题”了呢?

从表面上看,家校关系变了。以往,家长、老师接触有限,互动也少。而随着教育理念变化、技术进步等原因,家校沟通日益频繁,家庭教育的作用也被置于极高的位置。在一些地方,家庭作业俨然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局面:老师是指挥官,家长们稍有懈怠就可能被“@”或网上约谈。想想看,现在的家长多是75后、80后呀,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晋升到家长“级别”之后,竟还是逃不过作业的“折磨”——陪娃写作业难免要和苦大仇深、怨声载道等词汇缠绕在一起。

从根本上看呢,还是环境变了、观念变了。陪娃写作业是个“送命题”,那可以不那么较真,不“送命”啊?看看网上那些叫苦不迭的家长们,嘴上说着不要,行动却很拼命,为孩子的作业操碎了心,甚至不布置作业,有家长还看不下去。说到底,陪娃写作业就跟择校热、上培训班、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一样,不过是教育焦虑在家庭作业这一环节的表现而已。优质资源从来都是稀缺的,减不下来的压力总会四处传导,家长烦躁焦虑,也在所难免。

该怎么办?必须承认,教育焦虑短时间内难以化解,丰富优质资源供给、完善升学评价机制等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就目前而言,最实际的恐怕还是从两点做起。一是,各地针对“家长作业”的禁令要强化监管问责,真正落在实处。二是要给陪娃写作业更科学的打开方式。陪孩子写作业,关键词在一个“陪”字,需要高质量的陪伴。不是为了快速完成,不能以让孩子反感焦虑为代价,不是催促、唠叨、威逼利诱,而是一个技术活,要遵循教育规律——面对这一人生的新情况、新难题,家长们不需要心脏支架,只需要更科学的辅导方式。夏振彬

原标题:正视“陪娃写作业”背后的教育焦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